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十二章 宫里来消息了(下)
     裴氏并未立即回答陈安的疑惑,转而说道:“前几日,我与你父亲谈起过,给你父亲通风报信的究竟是何人?当时我是偏向于李林甫武惠妃的人,但你父亲却不认同,你知道……你父亲猜测是何人所为吗?”

     陈安这几日也在思考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 原本他一直与母亲想法一致,认定是李林甫与武惠妃设的局,通风报信的也是他们的人,但后来细细深思,又觉得有些不对,之后,他的心中一直有个想法,虽然很大胆,不过他却觉得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 今日既然母亲提起,他便大着胆,揣测道:“父亲怀疑的可是……陛下。”

     裴氏听后先是一怔,须臾间,一个笑容在她脸上展开,笑着说道:“世人皆说知子莫若父,我看今日得改了……安儿,母亲心里很好奇,为何你会与你父亲想的如出一辙?”

     陈安倒没见急着回答,而是望着裴氏,问道:“母亲,我也好奇,父亲是如何与你说的?他又是如何说服你的?”

     裴氏将手中的茶杯放到身旁的小几上,望着陈安眸子中一闪而过的狡黠,也不执拗与自己的儿子打什么禅机。

     裴氏直接回道:“其实对于你父亲的猜测,母亲心里刚开始是不认同的。毕竟你若出事,你父亲必定不会放过窦家,如此,势必会得罪太子殿下。这对李林甫他们来说,是百利而无一害的。他们若是通风报信与你父亲,相信不会有人,会怀疑这个说法吧……”

     一直仔细聆听母亲说话的陈安,马上从母亲的话中,找到了关键点,一针见血道:“可若是孩儿死了,岂不是对李林甫他们来说,更有利。既然如此,他们为何要在窦天德杀我之前,便将此事报于父亲,如此,岂不是显得李林甫那些人……笨拙了?”

     笨拙了……

     裴氏一听这三字,忍不住笑了起来,觉得儿子这三字解得好,解得妙,解得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 没过一会儿,又觉得此时还顾不上玩笑,便收起了笑容,正色道:“你父亲的意思也是如此,我也正是听了你父亲的这番话,才认同了他的猜测。”

     裴氏显然很满意陈安方才的回答,不禁望向他的眼神中亦多了一丝欣慰与赞赏。

     裴氏接着说道:“也是因此,你才会猜测,会是陛下的人通风报信的吗?难道不会是……太子的人?与我说说你的依据……”

     太子的人?

     关于这个假设,陈安也有想过,太子殿下与武惠妃李林甫他们斗了那么多年,不会是一个没有脑子的人。

     他若是知道窦天德抓了自己,势必会想到这件事发生后,所引发的涟漪会有多深远。

     他不会袖手旁观,任由这事发展。

     且只要自己不死,太子殿下与父亲也不会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。

     但这个假设马上又被陈安给否决了。

     若真是太子殿下做的,他根本不需要派人通风报信与父亲。

     原因很简单。

     窦天德的父亲窦忠国本就是太子殿下的人,太子殿下一个命令,窦天德便会放了自己,何必要将这事告与父亲,做那吃力不讨好的事。

     当母亲问起这个问题时,陈安望了望母亲,发现她眸子中突现的神采,便知道母亲是在考验自己。

     陈安微微一笑,说道:“母亲是在与我说笑吗?”

     “哦?何出此言。”裴氏笑问道。

     陈安回道:“母亲明知不可能是太子的人,岂不是在与我说笑。”

     裴氏闻言,掩面轻笑。

     在母亲笑而不止时,陈安想起母亲提及的重要事情,心急如焚,不得已打断了母亲的笑声,皱着眉头问道:“父亲信里究竟说了什么?母亲快告诉我吧。”

     “看你急的,好吧好吧,我告诉你。”裴氏收起了笑容,敛了敛衣,“你父亲信里说起,通风报信给他的,确实是陛下的人!”

     陈安微感震惊,说道:“父亲……确定了吗?”

     “确定了,是陛下亲口承认的。”裴氏将信从云袖中拿出,递给了陈安。

     陈安将信仔细瞧了一遍,看完后,舒了一口气,放下了手中的信,缓了缓神,他终于将父亲入宫这件事弄清楚了。

     昨夜,陛下之所以急召父亲入宫,是因为御史台的一位言官给陛下递上了一封奏折,那封奏折现在便在陛下的龙案上。

     奏折里谈及的便是窦天德罔顾法纪,滥用私刑,将当朝兵部侍郎之子陈安抓入府中这件事……那位言官奏折里不仅弹劾了窦天德违法之事,还弹劾了窦天德之父,羽林将军窦忠国管教不严,任其妄为之罪,甚至言辞之间隐约还提到了太子殿下举荐不当之罪。

     “此事莫非是父亲告诉那位言官的,陛下才会……”陈安将心中的疑惑吐露出。

     裴氏听后,摇了摇头,否决了陈安的猜测,坚定道:“此事绝不是你父亲透露出去的……”

     裴氏见陈安还有些疑虑,解释道:“因为你这事,你父亲心里确实是记恨窦家的。但那天他猜到是陛下所为之时,他便决定将这事压下。因此,那位言官绝不可能是从你父亲口中得知这事的。”

     母亲的话,陈安自然是相信的。

     既然不是父亲吐露的,那么最大的嫌疑人,便是……李林甫武惠妃他们了。

     窦忠国是太子殿下那边的人,利用言官扳倒窦忠国,还能趁机弹劾太子殿下举荐不当之责,如此一举两得的事情,他们何乐不为。

     何况,陈安一直觉得李林甫之所以设这个局,最终目的还是拉太子下马……

     想通了这个,陈安觉得陛下急召父亲深夜入宫,只有两种可能,要么是陛下也有此怀疑,叫父亲去宫里问罪;要么便是寻求父亲的意见,看看这事到底该怎么办?

     现在看来,陈安比较偏向于后一种可能性。

     见裴氏还一直望着自己,陈安笑着说道:“母亲不用这么看着我,孩儿相信不是父亲所为。”

     裴氏正想说些什么时,屋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促的脚步声,随后便听到一个声音传了进来,“夫人,夫人,宫里来消息了……”

     说话的不是别人,正是母亲身边的贴身丫鬟连春。

     难怪今日没有见到她,原来是被母亲派到外面打听消息去了。

     陈安饶有兴致地望了一眼母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