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六章 亲事
     “裴浅。”

     陈安在心中默念了几遍,这个名字还挺好听的,不知模样如何,比之琴儿,惜蓉连春她们又如何?

     在他见过的几个女子当中,惜蓉的容貌是最佳的,琴儿比她俩都小,虽说现在还有些稚嫩,说不定再大些还有赶超的趋势。

     这也是陈安这些日子在陈府闲着无聊,瞎捉摸的。

     想起那个与他还未见过面,也不知他为人性情的裴三娘,陈安心里不禁有些伤感与同情。哎,一个小女子那么小,便要承担起家族的责任,嫁给一个陌生人……

     对于父亲方才说的裴世叔,陈安的记忆里似乎没有这个人,便大着胆子问道:“敢问父亲,是哪个裴世叔?”

     陈骁听到陈安的疑惑,望了望他,半晌之后才回道:“为父忘了你的头受过伤,有些事情或许不记得了。你裴世叔是当朝御史中丞裴宽,裴中丞。”

     “为何是裴中丞的女儿?”

     前世看过不少权谋小说文集的陈安,自然知道在古时候,士族门阀之间的结亲皆是权势交易,父亲既然选择了御史中丞结亲,自然是有一定原因的。

     兵部侍郎陈骁望着自己的儿子,解释道:“你裴世叔是我的故友,早年我在边关任刺史时,便与你裴世叔相识了。当时还订了儿女亲家。这事,你母亲也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 对于父亲的这个解释,陈安显然是不相信的。

     若是真有此事,他在陈府这半个多月岂会听不到一丝消息。

     他望着陈骁,疑惑道:“父亲,我不是小孩子了,你这句话骗不了我的。”

     陈骁听后,微感震惊,随后一个笑容在他的脸色展开,轻笑说道:“我一直以为,你还是一个只顾钟鸣鼎食的纨绔公子性子,没想到,你连我都骗了。甚好,甚好!……罢了,既然你问起了,我便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 陈骁走到石桌旁坐下,还挥手示意陈安也一同坐下,拿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,放下,然后望着眼前的陈安,眉宇间突然多了一丝忧虑,半晌后,缓缓开口道:“此次,你被陛下封为秘书郎,你不觉得奇怪吗?”

     陈安点了点头,说道:“听说是李相国举荐的我。”

     陈骁嗯了一声,说道:“不错,那你知道,太子殿下举荐的是谁吗?”

     “是窦天德。”陈安应声道:“不然,那窦天德也不会无缘无故抓了我。”

     陈骁在陈安回答时,一直在注意着他的眼神,发现他的眼神中充满沉稳,一丝慌张全无。

     看来这次风波,确实让他长进了不少。

     陈骁眯眼道:“那你知道,李相国为何要举荐你吗?”

     陈安低着头,想了一会儿,不确定道:“不知。……莫非是看在父亲的面子上。”

     陈骁摇了摇头,说道:“李相国这人绵里藏针,老奸巨猾,城府也是极深,没有利益的事,他是断然不会做的。而且众所周知,李相国一直与张相国不和,与武惠妃交往甚密,他一心想将太子殿下扳倒,好让武惠妃的儿子寿王继任太子之位。”

     父亲说到这时,陈安心里已经是翻江倒海一般了。

     李林甫这人在历史上便是极其著名的奸相,口蜜腹剑,笑面虎便是说的他。所以对于父亲的话,他深信不疑。而张相国应该就是张九龄,他可是陈安比较钦佩的一个人,寒族出身,通过科举入仕,所以他看不上通过荫庇入仕,胸无点墨又善于弄权的李林甫。

     不久前,年过半百的玄宗皇帝,觉得张九龄与裴耀卿两位宰相不足以应付复杂的政治局面,便想要再增加一位宰相,以此来减轻他的压力,好让他可以腾出更多时间继续游戏人间。

     关于这个问题,当时唐玄宗问了宰相张九龄的意见,张九龄当场便不赞同李林甫入相,参加内阁政事堂。

     后来还是武惠妃的作用,玄宗才将李林甫升为礼部尚书,同中书门下平章事,也就是宰相了。

     李林甫在宫中耳目众多,张九龄否定他的事情,不一会儿便传到了他的耳中。再加上李林甫一直怂恿玄宗废太子李瑛,改立寿王李瑁,而张九龄对此则不赞成。

     诸事累累,李林甫武惠妃等人便与张九龄势同水火了。

     而那个寿王李瑁,陈安也是比较熟悉的。因为四大美人之一的杨玉环本来是他的王妃,后来竟然被玄宗皇帝抢入了宫中……想到那个绿帽王,陈安不禁轻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 陈骁正在讲一件很严肃的事情,谁知陈安却心不在焉,思绪不知飘往了何处。

     陈骁的脸色顿时变了。

     陈安回过味时,发现父亲满脸怒容,立即收起了笑容,正襟危坐。

     陈骁瞪了陈安一眼,平声静气道:“自古以来权位相争并不稀奇,结果往往都是白骨累累。为父自然明白这一点,所以向来不参与他们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陈安玩味道:“父亲的意思是说,既不攀附太子殿下,也不攀附李相国与武惠妃……”

     陈骁点头,接着道:“你说的没错。既然如此,李相国为何不去举荐他们派系中的世家子去当那秘书郎,而要举荐你呢?”

     父亲抛出的这个问题,实在太过复杂。

     陈安不知如何作答。

     父亲是边将入朝,调入长安城后,当了兵部侍郎。在李相国他们眼中,父亲还不足以与他们相提并论。既然如此,李相国为何不举荐自己派系中的世家子当这官,而要举荐自己呢?

     难道仅仅只是为了拉拢父亲?

     陈安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,所以他只得将疑惑的目光投向父亲陈骁。

     陈骁并没有答疑解惑,而是转而问道:“你知道……为父是如何得知你在窦府的吗?”

     经父亲这么一说,陈安这才想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 是啊,父亲是如何得知自己身陷囹圄于窦府,而且恰巧那时出现并救出了自己?

     这也太巧合了吧……

     陈安越想越觉得毛骨悚然,睁大眼睛,问道:“难道是有人给父亲通风报信?”

     “你还不算笨。”

     坐得有些久了,陈骁突然起身,望着庭院中的梧桐树,缓缓说道:“我记得那日在府中突然收到一封密信,信中提及,你被窦天德抓了起来,有生命危险。于是,我便立即带人闯进窦府救出了你。但是……写密信的人是谁?我还没查出。”

     听着父亲的阐述,陈安心中突然冒出一个惊人的想法。

     他望了望背对着自己的父亲,不知该不该说。

     陈骁转过身,见陈安正看着他。

     似乎有话要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