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四十章 一曲三折
     酒肆前的一场冲突,最终还是传到了陛下耳中。

     这一天,兵部侍郎陈骁突然到了凤栖苑,见陈安正蹲在庭院的一处空地上,不知在做些什么,临近时,陈安才觉察到身后有人。

     发觉是父亲后,陈安赶忙起身,朝父亲行了个礼。

     “你们暂且退下。”陈骁对琴儿与馨儿说了一句,然后望着陈安说道:“你跟我进来,我有话要与你说。”

     陈安不知父亲为何会突然到访,见他神色有些不对劲,便跟着他走进了自己的卧室。

     陈骁坐在屋内的太师椅上,陈安也随之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 “父亲,发生了何事?”陈安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 陈骁拿起太师椅旁小几上的茶水喝了一口,瞥了一眼陈安,说道:“前些日子,你是不是去了西市的胡姬酒肆?还与那薛驸马与京兆尹萧炅家的小子发生了冲突?”

     陈安也不隐瞒,说道:“是有这么回事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 陈安微微抬手,阻断道:“事情的经过,我已全然知晓了,此次前来,我并不是来怪罪你的。”

     陈安听后,疑惑道:“既然父亲此次前来不是怪罪孩儿,又为何脸上满是凝重之色?”

     陈骁眯眼道:“有人将这事弹劾到陛下那去了。”

     “什么!”陈安有些惊讶道:“是何人说的?”

     陈骁促狭道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 其实要猜出这件事是谁禀告给陛下的,一点也不难。

     陈安苦笑一声,心里想着不是李林甫便是薛锈。

     说是李林甫,因为整件事便是他设的套,引自己与那薛锈往里钻,虽然结果并不如他所想的那样,他没有杀了萧文道或者薛锈,薛锈也没有杀了他,而是双方及时罢手,但事情既然出了,李林甫估计还是会利用这件事,来打压太子在陛下心中的地位吧。

     之所以说还可能是薛锈,是因为陈安发现这位薛驸马为人迂腐,不是太看得清局势,容易被萧文道的花言巧语左右,其实照这么说了,最终的幕后推手还是李林甫。

     想到这些,陈安也不隐藏,全部吐露给父亲。

     陈骁听了,点点头,然后将整件事的经过告诉了他听。

     原来事情是这样的,昨天,薛锈领着萧文道去见了陛下,萧文道趁机弹劾了秘书郎陈安一本,说他因为窦天德之事,埋怨陛下处事不公,伺机报复太子手下的人,在胡姬酒肆门口出言损辱薛驸马,还将他打成了重伤,萧文道甚至不要脸的将衣服脱去,把刻意弄出来的伤痕展示给陛下看。

     陛下看了之后,眉头紧皱,心里很是生气,倒不是因为陈安打了萧文道,而是萧文道说陈安埋怨他处事不公,这是什么!这是大罪!陛下气的拍案而起,差点下旨派人杀了陈安。

     幸好,当时右拾遗王维正在殿里,眼见萧文道存心污蔑,便上前谏言,将自己亲眼所见全部禀报陛下,陛下知道王维是张九龄的人,与太子,陈骁以及李林甫皆无瓜葛,所以对他的话,还是信任的,陛下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,顿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 虽然陛下心里清楚这是萧文道伙同驸马薛锈诬告陈安,但还是小小惩戒,便让他们退下了。

     “如此说来,我还得去谢谢王拾遗了。”

     陈骁应声道:“那是自然,为父也没有想到那位王拾遗会替你说话,看来他对你印象不错,不然他怎会帮你啊。”

     “或许吧。”

     对于王维帮他说话,陈安心里确实是感激的,不过想起自己这次竟然又被人当做了棋子,不禁叹息一声,满脸不高兴。

     陈骁倒没有察觉到陈安的异样,而是想到京兆尹萧炅家的小子萧文道,不禁骂咧道:“老子不是个东西,便连小子也不是个东西,做什么不好,偏偏要做李林甫的狗!”

     陈安明显一怔,没有想到父亲说起萧炅时,竟然会如此激动,不过听他骂骂咧咧,满口粗言时,不禁噗呲一声,笑了出来,说道:“父亲与那萧炅认识?”

     陈骁默许了陈安的说法,站了起来,冷哼道:“那萧炅是个什么东西,也配认识你老子我,前些年靠着溜须拍马,从一个小小言官晋升为河南尹,没想到如今又调到长安做了京兆尹,可想而知,这老小子在背后做了不少勾当。”

     陈安疑惑道:“父亲为何如此憎恨他?”

     陈骁解惑道:“七年前,我还在边关任刺史,那时的萧炅还在御史台任职一个小小言官。”

     “对了安儿,你或许对御史台还不甚了解,这御史台啊分为左御史大夫和右御史大夫,左御史大夫负责监察京中百官,右御史大夫负责监察地方官员。”

     “当时萧炅便是在右御史大夫手下,奉命出使地方,那年来边关巡查,趁机向我索要好处,我没同意,没想到这老小子回长安城后,竟然参了我一本。”

     “我还听说,这老小子每经过一处地方,便索要好处,还糟蹋了不少良家女子,实乃狗官一个。……算了,不提他了,越说越生气。”

     陈安也没有想到那京兆尹萧炅品性竟然如此之恶劣,难怪父亲会瞧不上他,不过这萧炅能够从一个小小言官一跃成为河南尹,后又被提拔为京兆尹,可见这人手段颇高,很不好对付啊。

     “听说在胡姬酒肆门前,那萧文道与薛锈几番羞辱你,你并未还口?”陈骁望着陈安问道。

     陈安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陈骁盯着陈安的眼睛,大声骂道:“你小子啊,平时看你纨绔得很,这次怎么忍了?那薛锈你动不得,至于那个萧文道,还不得猛揍一顿啊,他娘的,那小子跟他老子一样,不是个东西,下次见了,该打便打,有事,你老子我帮你顶着,他娘的。”

     陈安彻底懵圈了,不知作何回应。

     他如何也没有想到,父亲会说出这番话来。

     不过,确实霸气。

     听说父亲年轻时,也是一位风流倜傥的文人雅士,没想到弃笔从戎之后,在边关变化如此之大。不过,如今的父亲在陈安看来,显然更受自己喜爱。

     父亲骂咧完后,心情也平复了下来,走回太师椅坐下。

     一旁的陈安突然想起什么,开口说道:“父亲,我心里总觉得这件事有些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 陈骁反问道:“何意?”

     陈安回道:“萧文道贸然去陛下那弹劾我这件事,我还是觉得有些奇怪。”

     陈安见父亲正看着他,继续说道:“这件事发生之时,在场之人众多,陛下一查便会知道事情原委,那萧文道为何要做这费力不讨好的事呢?”

     陈骁点点头,赞同了陈安的说法,说道:“你心里怎么想的,尽管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 陈安嗯了一声,回道:“父亲,我怀疑这件事,是李林甫故意让萧文道这么做的。”

     陈骁眯着眼睛道:“说说你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 陈安深吸一口气,缓缓说道:“李林甫之所以这么做,其背后真正的目的根本不在我,而在太子殿下!”

     陈骁接着陈安的话,说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,李林甫此举不是为了诬陷你,而是为了让陛下对太子更失望些?”

     陈安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这句话后,父子俩皆没说话,似乎都在思索着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 对于陈安的怀疑,陈骁觉得是有道理的,李林甫这么做无非还是为了讨好武惠妃,只要能废了太子,改立寿王李瑁,如此一来,有了武惠妃与寿王的帮助,那张九龄与裴耀卿便不足为惧,他李林甫便可以权倾朝野。

     陈骁回过神,望着儿子陈安,轻声说道:“看来那李林甫已经盯上了你,你今后出门要千万小心一些,这些日子,你的改变,为父都看在眼中,为父觉得很欣慰,不过平时在外,还是学着隐藏自己,毕竟在他们看来,你还是一个纨绔子弟,总不能叫他们失望吧。”

     陈安笑了笑,说道:“不就是做个膏粱子弟嘛,这事我在行。”

     陈骁满脸笑容地拍了拍陈安的肩头。

     临走时,父亲又告诉了他一件事。

     陛下让他正式出任秘书郎的旨意已经下来了,让他做好准备,即日去秘书省上任去。

     陈安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,但当这一天真的到来时,他还是有些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 自己真的要进入官场了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PS:来点推荐票,来点收藏吧,多谢支持,正版在起点。